马丁彩票平台

 
在线留言
联系方式
咨询热线: 0551-87588555
部门导航
推荐阅读
recommend
《论语》第六课
来源: | 作者:ljctwhjyxx | 发布时间: 2021-01-11 | 15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
我们把前面「学而」篇研读完了,今天来看第二篇「为政」。

子曰: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,而众星共之"。这一章是讲「为政」,「为政」就是办理政治,办政治指的谁呢?从狭义来讲,指那个时候的天子以及各国的君主,从广义来讲的话指一切政治上的领导人。

「为政以德」无论是天子,是国君,他拿什么来办政治,「以德」,「以」当用字讲,用「德」来办政治,那就是『德政』。以『道德』来治国,「道」指的是人人都有的『本性』,『本性』起作用的话就是「德」。本性有万德万能。不学道的人不知道,学道的人了解本性包含了万有,既是万有,它用出来的时候,一切都是合乎道理的。所办的事情,都利于天下人。为什么呢?他是从自己的本性里面开发出来这种功能。这种功能有最高的智慧,最多的能力,办任何事情都能成功。所以夫子在这里讲,办政治一定要以道德。

下面是比喻,「譬如北辰」,「北辰」就是北方,地球的北极,与它所对应的天空。「居其所」这个天空是不动的,「而众星共之"」,这个「共」读拱,其它一切星球,都围绕在北辰这一处。

这是譬喻的话,譬喻一个天子,一个国家的君主,以『道德』来治理天下。就可以安居在这个朝廷里面,而周围那些臣子,以及全国的老百姓,都来围绕你、拥护你。为什么都来围绕拥护呢?就是由于以『道德』为本。制定任何一个政策,都考虑这桩事情,是不是对人民有好处,有利益,而且没有副作用。财政、经济、交通、教育,无一不是。就拿教育来讲,教学生、教一般民众,就是要让他认识自己有『本性』,了解自己的『本性』这是教育的根本。一切求学的目标,是一步一步的学作圣人。每个人都能受到这种教育的话,他和人家相处,彼此待人接物,都是有『道德』的,都是替人家来着想,而不是为自己着想。你想想看,一个国家的民众,都能养成这样好的『道德』,这个国家自然国泰民安,社会上那些犯罪的事情,找都找不到,没有了。中国文化优美的地方就在此处。

下面一章,子曰: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"。曰,思无邪。《诗经》一共有三百零五篇,另外还有几篇只有篇的名称,而没有文辞,有文辞的话一共有三百零五篇。这里只讲一个整数,三百篇。「一言以蔽之"」,「一言」就是用一句话。「蔽之"」是概括,三百篇诗的大意,可以总括在一句诗里面,这一句诗是什么呢?「思无邪」。「思无邪」古人有很多注解,「邪」当邪正讲,「思」当思想讲,三百篇诗,思想都是纯正的,这是一种讲法。还有一种讲法,《诗经》『鲁颂』里面有一篇诗,有一句话叫做「思无邪」,这个「思」不是当思想讲,而是个语助辞,没有实际的意思。『邪』是『虚』的意思,「虚」是虚假。「无邪」就是没有虚假。

三百篇诗没有虚情假意,都是真情流露。无论是在政治上,甚至于男女之"间的爱情,都是出于真情表露出来的。以真实的情感,作出诗篇,叫人阅读之"后,就受到了感化的作用。就拿国风来讲,民间所作的这个民歌,把民间的苦、乐,真实地表达出来。天子也好,诸侯也好,搜到之"后,他知道民间真正的民意在哪里,他来办政治,就替民众解决那些痛苦问题,这是感性的。

诗与别的经典不同,比如说【易经】它讲道理,它是概念式的,【书经】也好,【礼经】也好,都是讲道理,都是从知识从学问引导人,向本性里去求。诗是从艺术从情感引导人开发自己的『本性』。比如说讲五伦的诗,就拿父子这一伦来讲,儿女对父母的真情感,就从这个真情感里面,启发自己的真性情,从情感上引导出来,所以诗经的好处,它是从艺术、从感情上面,一步一步的诱导到『本性』上面去。这是【诗经】的特点。

下面一章「子曰:道之"以政,齐之"以刑,民免而无耻。道之"以德,齐之"以礼,有耻且格。」道之"以政,道之"以德,这个「道」字是指导的导,「政」是政治,以治来领导民众。「齐之"以刑」,就是让那些不遵守政治的人,用刑罚来处分他,使他能够跟一般人一样,遵从政治。「免而无耻」,「免」是苟免,所谓苟免,不是出于内心,他是害怕办政治的人,用罚来处罚他,所以勉强来遵守法律,但是心理不服从。「无耻」就是没有羞耻心,没有羞耻心的话,刑罚稍微废弛的时候,他就不遵守政治命令了,那些不法的行为就出现了,这叫「民免而无耻」。

下面一段「道之"以德,齐之"以礼,有耻且格」。「道之"以德」,「德」是道德,以道德来领导民众,如果民众不服从政治命令的话,怎么样呢?「齐之"以礼」,用礼教使他从心里面来服从。如果这样做的话,「有耻且格」。受了礼的教化,行为违反了政治命令,他就感觉羞耻。「且格」,「格」这个字古人有两种讲法。一个是何晏集解,「格」当正字讲,有羞耻心而且都归于正,正就是大学里面所讲的诚意正心,民心都归于正了。这是一种讲法。再一种讲法,当来字讲,用礼来教化他,礼的本义,是恭敬一切人,对人对事都要取一个敬字,这个敬从哪来,就是从礼来,敬是礼的本质,「有耻且格」拿礼来教化他,如果行为上违反了政治命令,他感觉有羞耻心,最重要的他这个恭敬心就出现了,就来了,从这一种讲法更好。

这样的话,用在治国方面,君臣民众上下一体,这个国家可以不用司法刑罚,也不会有人犯罪,这就是国泰民安。私人办各种事业,从领导到下面员工,也是一体,如同一家人一样,这个事业可大可久。再缩小范围来讲,你既不想办政治,也不想创造任何事业,你有家庭,作家长的也是个领导人,那也一定要「道之"以德,齐之"以礼」。对于家庭里每一个人,都能把他教化得人人是个君子,这个家庭就一团和气。家庭里最基本的是夫妻两个人,夫妻二人成立一个家庭,以道德来互相勉励,以道德来对待对方,这个家庭绝对不会出现很多问题。

在家庭里面,除了尊敬、恭敬之"外,还有让,夫妻之"间互相礼让。夫妻是五伦的开端,用「道之"以德,齐之"以礼」,这样去练习的话,夫妻这一伦效果有了,在社会上其它各方面,我们就有信心。最重要的是学『道』,学『道』也是从这里面开始学。所以夫子讲的这些言语,只要我们好学,从浅处往深处,一层一层去练习的话,工夫就一天一天的增长,最后一定能够成就圣人,重要的是自己了解之"后,需要实实在在地去做、去练习。

我们继续研读论语,「子曰:吾十有五,而志于学。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从心所欲,不踰矩。」这是夫子讲他一生求学的经过。「吾」是讲夫子自己。「十有五」,有字读又,十岁又加上五岁,这讲十五岁。

十五岁的时候,「而志于学」,「志」是发出志愿来,从十五岁开始发愤求学,「三十而立」到三十岁学得有根柢了,这个学问就像树一样有了根,这个根很稳固,能够立得住。

比如说我们学『道』,这个『道』学得立得住,不问外面怎么讲儒学,我们自己心里有信心。在世间拿儒学来跟人家相处,办事情,都能办成功,有这个信心,不受一切外来邪知邪见的影响,这就是立得往,这个学问就有根柢了。再经过十年到四十岁。「四十而不惑」,立了以后「而不惑」,应该说能够立得住,就表示求的学问已经没有疑惑了。为什么还要再经过十年,才能「不惑」呢?这个「不惑」有另一种意思。四十岁得了「不惑」这种境界,继续求『道』,或者劝人家『学道』,办政治也好,办一切事情也好,方法要很多,懂得种种方法,有正面用,有反面用,这叫做『权』,『权变』,用这个『权变』的方法来灵活的运用。「不惑」是指这个境界。

「五十而知天命」,再经过十年的求学,五十岁的时候,知道「天命」了,天命跟「不惑」又进一步。办政治在夫子的政治学里面来讲,就是借着政治来行道,藉政治为天下人造福利,这是圣人行道。我们学圣人的话,也要这样,做任何事情,都要存着这种想法,为所有人谋求福利。当然这要种种方法,可是虽然用种种方法,有些事情还办不通,怎么办?要了解一个道理,了解『天命』,并不是说,这个道有了根柢,去行这个『道』,就能够行得通,有时候也行不通。

就拿夫子本人来讲,他在鲁国先是做中都宰,然后又做代理宰相,那个职位非常高。但是到后来也行不通,到各国去看看有没有行得通的机会,也找不到。这样看来,圣人他的方法很多,他也有行不通的时候。要推行这个道,不是指圣人这一方面,还有天下人,天下人有没有这个福报,能够蒙受圣人这个『道』。天下人有福,这个道就能行得『通』,天下人没福,也行不通,两方面因素,这就是「天命」。夫子五十而「知天命」,行得通就行,行不通就不行。所以夫子就跟他的大弟子颜回讲,『用之"则行,舍之"则藏』。这是由于「知天命」才能够有这种修养,我们一般人「不知天命」,总觉得我有学问,也有能力,为什么行不通?这就免不了要怨天尤人,怨天尤人就是他「不知天命」。

从「知天命」这里面要知道,我们在今日之"下在世间做任何事情,不能说一做就成功。我们是凡夫,甚至跟『学道』的人相比,我们虽然是『学道』,还没有到贤人地位,没有到圣人地位,我们要承认自己都是普通人,普通人跟普通人相处办事,自己要知道自己、知道别人,不会那么顺利。不顺利的时候,我们要能够调整,心平气和,遇到别人对我们有什么伤害,对我们有什么不合理的要求,我们视为很平常。有这个认识,我们就从「知天命」这一句经文里面,得到了很大的受用,『学道』就能够很顺利的学下去。

下面「六十而耳顺」,六十岁的时候,「耳顺」了,什么叫做「顺」呢?他听到任何人讲的任何话,都能够知道这个话里面,他的言外之"意。不但把言语以外的意思,能够听得清楚,而且认为这个人说这个话,是自然的现象,不足为怪。为什么呢?每个人在世间所染的习气不同,圣人都了解,人人的言语都有他的道理,所以「耳顺」。

我们要这样学,虽然还没有到这种境界,我们从这个地方一步一步的学。从学而立,而不惑,知天命,这样学到了耳顺。我们也学听言外之"意,了解人家心理之"后,我们跟人办事情就能见微知著,从心理很微细的地方,就能判断出未来,事情发展到后来的结果,都能看得清楚。在世间跟人家来往,交朋友也好,办事情也好,自然就不会有很多障碍。我们一般人有障碍,就是不了解人家的心理。再换个好懂的话,就是不懂得人情世故。不通人情世故,一办事情那些妨碍就出来了。修道更不必说,我们要修道学圣人,不懂人情世故,别说劝人家学道很难。就是自己在学的时候,往往也学不好。所以耳顺这一条非常重要。

「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踰矩。」「从」是顺从,所要做的事情,都顺乎自心。是什么?最短暂的是心里的念头。圣人每个念头起来的时候,都是顺从自己的内心。我们普没到这个境界,我们也是从心,但是这个念头跟夫子的念头,是决不相同。夫子的念头一点自私都没有他每起一个念头,都是要教化天下人都能够学成为君子,学成贤人,以至到最后学成圣人。天下人在世间的生活,所受的苦恼、快乐,生活的衣食住行,圣人都关心他们。圣人无时无刻而不关心天下人,最短的一念之"间,都没有放过,圣人从心是从这个大公无私的心。

因为夫子也从这个心,所以下面三个字,「不踰矩」,矩是一种画图的工具。圆规方矩。开始画的时候,要有规矩,依照着规矩在画,画成功了。熟练了就不要这个工具了,一画圆的就是圆的,方的就是方的,一点错误都没有。「从心所欲,不踰矩」,这是比喻的话。

夫子到七十岁从心所欲,不踰矩。纯粹的,一丝一毫自私的念头都没有了,所以他顺从自己的念头,都是合乎规矩,合乎礼。这个矩就是比喻礼,处处合礼。我们讲传统的教育,就是根据夫子的教育。教人学圣人,教人办政治,都要从礼乐,从守规矩开始。不守规矩绝对不行,规矩就是模仿,任何学问,任何艺术,学画画也好,学写字也好,学音乐也好,都必须从老师那里,教的规矩来模仿。开始不从规矩模仿,任意自己学,当然也有学成功的时候,但是那要经过摸索,很多错误的行为,那不经济。直接有一个最好的方法让你模仿的话,就不要那些错误的试验行为。我们作家长的,教育家里的子弟,当老师的教自己的学生,真正爱护他们,就必须教他从守规矩开始。规矩就是学人格,具备做人的人格,从开始勉强学,学到最后夫子这个阶段,从心所欲,不踰矩,就成功了。

这一章经为什么说是先从礼乐开始学呢?礼是学习规矩,乐是学习与人来往一团和气。乐之"中包含礼让在其中,各位看看,中国讲礼乐,基本的宫商角征羽,伴奏出来八种乐器。制作音乐曲子,把五音调配好,彼此发挥各自的功能,不能够互相侵夺。比如说商音,征音,其它的音,你不能够把宫音掩盖起来。同样的宫音,也不能只有宫音而没有其它的音,都不许可,互相发出各自的功能,互相让对方,尊重其它音的功能,八种乐器也是如此。所以在尧舜时代,舜帝就讲八音克谐,无相夺伦。八种乐器演奏出来,都能够和谐,不要互相侵夺。音乐把礼让基本的涵义都包含在里面。所以夫子从开始学,到七十岁学成功了,还是不踰矩,自然的合乎规矩,也就是自然的合乎礼乐。

这一章经看起来,是夫子自己讲他一生求学的经过,实际上前面古人注解也解释到,皇侃是这么说,邢昺也是这么说,夫子原来就是圣人,他把圣人这个身分隐藏起来,自己以一个普通人的身分,告诉大众求学的经过,从十五岁到七十岁,拿普通凡夫求学的过程,来教我们一般人。我们要学,就从开始志于学的时候,明了这一条道路,是这样一个程序,平平稳稳的从学习礼乐开始,我们守住这个原理原则的话,就能够有所成就。

下面一章,孟懿子问孝,子曰,无违。樊迟御,子告之"曰:孟孙问孝于我,我对曰无违。樊迟曰:何谓也。子曰:生,事之"以礼。死,葬之"以礼。祭之"以礼。孟懿子是三家卿大夫孟孙氏的后代。孟懿子来问孝,夫子回答他无违无违就是不要违背。夫子只讲无违这两个字,没有再进一步的解释。下面樊迟御樊迟是夫子的学生,是做驾驶,樊迟为夫子驾车。夫子告诉樊迟,孟懿子来我这边问孝,我告诉他不要违背。樊迟就问,何谓也,这是什么意思呢?夫子说生,事之"以礼。生是父母在世的时候,要尽孝道,奉养父母不能够违背礼。父母死的时候,葬之"以礼。从预备的棺材、入殓、出殡,以及选择地方埋葬,这整个过程都有一定的制度,要合乎礼。丧礼完成之"后要祭祀,祭之"以礼,按照【十三经注疏】邢昺的疏,祭祀一般是在春秋这个时期来祭祀,祭祀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思想,想到父母在世的时候,对于儿女的恩德。用什么样的祭品,也有一定的规矩,不能够超越。夫子告诉樊迟无违,就是讲不能够违背。

这一章为什么夫子答覆孟懿子问孝要无违呢?这要讲到开始的时候,鲁国开国的君主周公,周公帮助武王伐纣,伐纣成功之"后没有多久,武王就去世了。武王的儿子成王,周公辅佐成王,成王年幼,周公来代理朝政,在这当中周公受了很多流言,这样把成王抚养大了,然后把天子位置交还给成王。周公对于周家功劳很大。因此到后来,周公死的时候,成王为了感激周公,特别用天子礼乐来祭祀,不但用天子礼乐祭祀,而且告诉鲁国的君主,以后祭周公的时候,都用天子礼乐。所以鲁国之"所以能够用天子礼乐,这要从周成王开始。

一直到后来,三家大夫,在他们的家庙里面也用天子礼乐来祭祀。夫子对于三家这样违背礼,非常不满意,所以孟懿子来问孝的时候,夫子就答覆他无违。这其中的意思,就是告诉孟懿子不要违背礼,同时也是告诉三家大夫,都不能够违背礼,这是其中的要义。

下面一章,孟武伯问孝。孟武伯是孟懿子的长子,他也来问夫子怎么尽孝道。夫子就说了,父母唯其疾之"忧是指孝子,是只有这个。也就是说做一个孝子,除了自己有疾病,其它任何地方都不能够让父母忧心,要处处使父母称心如意,让父母宽心。这是孝道的一种。

 



1